手机版
宝鸡先锋
搜索

    系统观念是中国共产党人基础性的思想和工作方法

    时间:2022-05-18  来源:《党建研究》2021年第10期   点击数:

    杨玉成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坚持系统谋划、统筹推进党和国家各项事业,根据新的实践需要,形成一系列新布局和新方略,带领全党全国各族人民取得了历史性成就。在这个过程中,系统观念是具有基础性的思想和工作方法。”回顾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革命、建设和改革的历史进程可以发现,系统观念始终是历代中国共产党人善于使用的重要思想和工作方法,尤其是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总揽全局的基础性思想和工作方法。

      一、坚持系统观念是中国共产党的优良传统

      系统观念是马克思主义唯物辩证法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国共产党始终把坚持系统观念作为重要的思想和工作方法。以毛泽东为主要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站在唯物辩证法高度,从相互联系、相互作用的辩证观点和方法观察和认识事物,把事物看作是整体、有机体、总体或体系,实际上就是把事物看作是由各种要素组成的系统。系统观念的核心是整体观,即从整体上或全局上思考和解决问题。整体观点、全局观点是毛泽东的一个基本观点。例如,在抗日战争中,毛泽东站在世界系统的高度,把敌我双方以及其他相关国家作为互相影响的整体,分析敌我双方在战争中的全部基本要素。他在《论持久战》中通过分析敌我力量对比,指出要全面考虑双方的军力、经济力、政治组织力、战争性质、国家大小、国际形势等要素,从而得出中国的抗日战争既不可能“速胜”,也不会导致“亡国”,而是要通过“持久战”才能取得最后的胜利。任何系统都包含许多矛盾,其中整体与部分的矛盾是系统最主要的矛盾。毛泽东把整体和部分的矛盾表述为全局与局部的关系,强调局部隶属于全局,一定要照顾全局、服从全局。毛泽东的整体观点在具体领导方法上体现为要求领导者必须善于“统筹兼顾”,善于“弹钢琴”。所谓统筹兼顾,就是要从事物的整体出发,统筹考虑整体与部分、部分与部分、系统与环境以及系统的历史、现状和未来等诸多方面的辩证关系,以求达到系统整体功能的最优化。

      改革开放后,邓小平提倡“照辩证法办事”,对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行系统部署。他明确指出:“现代化建设的任务是多方面的,各个方面需要综合平衡,不能单打一。”这也就是说,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涉及经济、政治、文化、社会、军事、外交、祖国统一、党的建设等诸多方面,是一个复杂的社会系统工程。他对这个系统工程的总体设计包括时间维度上的“三步走”战略;空间维度上的“一部分地区、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先富带后富,最终实现共同富裕”的区域不平衡发展战略;动因维度上的“改革开放”政策和“科技教育发展”战略等。

      当代中国共产党人更加自觉地坚持运用系统观念分析问题和解决问题。江泽民把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看作是一个系统工程,提出在推进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过程中必须处理好12个带有全局性的重大关系,其中最重要的是处理好改革、发展、稳定的关系,这是总揽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全局首要基本关系。改革、发展、稳定是一个有机的整体,其中发展是目的、改革是动力、稳定是前提,这三者是我国现代化建设总体格局中的三枚关键棋子,必须相互协调、相互促进,任何一个方面出了问题,都会影响全局。同样的道理,改革、发展、稳定三者本身也都是系统,我们也必须处理好涉及改革系统、发展系统和稳定系统的若干重大关系。

      胡锦涛提出科学发展观,其基本要求是“全面协调可持续”,根本方法是“统筹兼顾”,其中都蕴含着系统观念。“全面协调可持续”这一基本要求意味着把人类社会看作是由经济、政治、文化、社会以及人口、资源、环境等要素构成的有机系统,各要素必须全面发展才有可能彼此协调,彼此协调才有可能可持续发展。“统筹兼顾”这一根本方法意味着要着眼全局、兼顾各方。也就是说,要着眼于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这一系统工程的整体,在推进经济发展的同时兼顾各方面的发展要求,把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生态文明建设以及其它方面建设统筹好、协调好,使它们相互支撑、相互促进,实现良性互动。

      二、坚持系统观念是习近平总书记的基础性思想和工作方法

      系统观念是习近平总书记始终坚持的重要思想和工作方法。在担任地方领导期间,他就善于站在地方领导者的角度思考全局和局部的辩证关系,特别是思考局部在全局或整体中的定位。他在担任福建宁德地委书记时撰写的《新形势下闽东财政经济的辩证观》一文中,自觉运用唯物辩证法观点分析、研究和解决闽东财政经济运行中的诸多矛盾,强调要正确处理全局与局部的关系,指出“闽东这个全局只能服从全省乃至全国这个全局”,当全局需要局部利益作出一定的牺牲时,局部应当乐于承担,要有全局观念。

      在担任中央领导后,习近平总书记更是自觉地站在全局的立场思考问题。在担任中央政治局常委并兼任中央党校校长期间,他坚持运用系统观念分析和思考党的思想理论建设问题。他对党的思想理论建设的系统思考和谋划鲜明体现在他在中央党校历次开学典礼上的重要讲话中。在这些讲话中,他尤其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进行了系统思考,系统地阐述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中蕴含的马克思主义立场观点方法、坚持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调查研究等基本理论问题。比如,2012年5月,他在中央党校作了题为“坚持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的讲话。这篇讲话可以说是我们党的领导人对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和思想方法所作的最为集中的系统阐发,对有关实事求是的重要思想观点进行兼收并蓄,并作出新的丰富和发展,是思想理论上的系统集成创新的重要成果。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坚持运用系统观念谋划党和国家的全局工作。提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的奋斗目标,并且实际上把实现“中国梦”看作是一个系统工程,提出实现中国梦必须走中国道路,弘扬中国精神,凝聚中国力量。党的十九大把“四个伟大”作为一个统一整体提出来,提出必须统揽“四个伟大”,强调实现伟大梦想必须进行伟大斗争、建设伟大工程、推进伟大事业。

      党的十八大之后,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提出并协调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这也是坚持系统观念和系统思维的成果。首先,“四个全面”战略布局是一个内在统一的整体。其中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是战略目标,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的阶段性目标。全面深化改革、全面依法治国、全面从严治党是实现战略目标的三大战略举措,全面深化改革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提供强大的动力支持,全面依法治国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提供牢靠的法治保障,全面从严治党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提供坚强的领导力量。其次,“四个全面”中的每一个“全面”的提出和推进都贯穿着系统观念和系统思维。例如,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这个战略目标本身就是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生态建设、党的建设等各领域建设目标的“系统集成”。全面深化改革突出强调要使我们已经建立的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等方面的基本制度更加成熟更加定型,并且使它们相互协调、相互配套,这就需要加强顶层设计,增强改革的系统性、整体性、协同性。全面依法治国以“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体系,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为总目标,是“依法治国、依法执政、依法行政共同推进”,是“法治国家、法治政府、法治社会一体建设”,是“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公正司法、全民守法的整体推进、共同发展”,因此,全面依法治国实际上是对我们党提出的有关依法治国的观念和举措进行系统集成,使之形成一个战略整体。全面从严治党之“全面”既包括空间维度上的系统性整体性又包括时间跨度上的长期性,其基本要求就是:充分认识到党的建设的长期性、复杂性、艰巨性,以增强党的自我净化、自我完善、自我革新、自我提高的能力为目标,以整风精神严格党内政治生活,从政治建设、思想建设、组织建设、作风建设、纪律建设、制度建设和反腐败斗争各个方面加强党的建设,并且持之以恒、常抓不懈。所以,全面从严治党实际上是我们党已经积累的党建经验的系统集成和综合创新。

      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提出必须牢固树立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发展理念,这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持系统观念进行系统谋划的重大理论成果。一方面,这五大发展理念的功能各有侧重;另一方面,这五大发展理念共同聚焦于我国经济社会发展中的不平衡不充分问题,它们“相互贯通、相互促进,是具有内在联系的集合体”,能够在我国经济社会发展中发挥它们的整体效能和综合效益。正是基于五大发展理念各自侧重点以及它们的整体综合效能,习近平总书记强调指出,实施新发展理念“要坚持系统的观点,依照新发展理念的整体性和关联性进行系统设计,做到相互促进、齐头并进,不能单打独斗、顾此失彼,不能偏执一方、畸轻畸重”。

      党的十九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对我们党十八大以来坚持系统观念的成功经验进行了总结,提出了更加鲜明的指示和要求。他强调指出,“现代化经济体系,是由社会经济活动各个环节、各个层面、各个领域的相互关系和内在联系构成的一个有机整体”,“全面依法治国是一个系统工程,必须统筹兼顾、把握重点、整体谋划,更加注重系统性、整体性、协同性”,“党的领导必须是全面的、系统的、整体的,必须体现到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生态文明建设和国防军队、祖国统一、外交工作、党的建设等各方面”。这些重要论述,为我们进一步贯彻落实坚持系统观念的原则提供了基本遵循。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审议通过的《建议》更是成为坚持系统观念的范本。《建议》从第三到第十四部分,总体上按照新发展理念的内涵来组织,论述了坚持创新驱动发展、加快发展现代产业体系等12个重点领域的工作思路和工作重点,进一步丰富了贯彻新发展理念的大系统,有助于推动新发展理念在更广更深层面落细落实。《建议》提出的新发展格局也是一个大系统,既涉及生产领域又涉及分配、流通、消费领域,既涉及制造业又涉及农业和服务业,既涉及实体经济又涉及金融和房地产,既涉及农村又涉及城市,既涉及国内改革又涉及对外开放,既涉及国内大循环又涉及国内国际双循环。《建议》对这个新发展格局进行了系统阐述,目的在于使新发展格局的整体与局部之间、各个局部之间、整体与环境之间关系更加顺畅,达到系统功能优化状态。

     三、坚持系统观念与“六大思维”的关系  

      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方法论中,系统观念处于基础性地位,是习近平总书记一再强调的战略思维、历史思维、辩证思维、创新思维、法治思维、底线思维“六大思维”的重要支撑。

      从哲学角度看,系统观念既是本体论观念,也是方法论观念。正是事物特别是社会事物本身的系统存在方式,要求我们的思维必须以相应的方式、方法认识和对待它们。由于系统既是要素的集合体,又是过程的集合体,这就要求各级领导干部在认识和处理系统性任务或全局性工作时,必须运用“高瞻远瞩、统揽全局,善于把握事物发展总体趋势和方向”的战略思维方法,进行全局谋划和长远谋划;必须运用“知古鉴今,善于运用历史眼光认识发展规律、把握前进方向、指导现实工作”的历史思维方法,正确处理继承与创新的关系,贯通过去、现在和未来;必须运用“发展地而不是静止地、全面地而不是片面地、系统地而不是零散地、普遍联系地而不是孤立地观察事物、分析问题、解决问题,在矛盾双方对立统一的过程中把握事物发展规律”的辩证思维方法,正确处理整体与局部、局部与局部、系统与环境之间的辩证关系;必须运用“破除迷信,超越陈规,善于因时制宜、知难而进、开拓创新”的创新思维方法,引导和促进系统功能不断优化升级;必须运用“增强尊法学法守法用法意识、善于运用法治方式治国理政”的法治思维方法,保障整个经济社会系统在法治轨道上良性运行;必须运用“客观地设定最低目标,立足最低点,争取最大期望值”的底线思维方法,防范和化解风险,保障整个经济社会平稳运行。由此可见,习近平总书记所强调的“六大思维”方法都以系统观念作为支撑。正是在这个意义上说,系统观念是基础性的思想和工作方法。

      明确坚持系统观念在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方法论尤其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方法论中的重要地位,可以提高广大干部坚持和运用系统观念的自觉性和主动性。在我国进入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阶段后,这个历史任务的“全面性”也要求我们更加自觉地运用“坚持系统观念”这个基础性的思想和工作方法。

                                                                                                       (作者为中共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哲学教研部教授)


    关闭

    主  办:中共宝鸡市委组织部

    联系地址:宝鸡市代家湾行政中心1号楼

    联系电话:0917-3260651

    电子邮件:bjsycb2008@163.com

    邮编:721000

    旧版回顾(2019年前数据请点击旧版查询)

    推荐使用IE9及更高版本浏览器、

    屏幕分辨率不低于1280×720浏览

    陕ICP备11007109号-2

    站长统计